第2383章 我要看劍法

    一秒記住【舒閱網 】,精彩無彈窗免費閱讀!

    月光閃現不停的施展,“戰八方”不斷的用出,上一次的刀芒未曾消散,新一次的又已經發出,層層疊疊起來,漸漸有一種無窮無盡之感。夏天宇身處其中,覺得自己的刀勢竟然緩緩的變重,慢慢的變沉,自己一個人似乎化身成了千軍萬馬,在縱情的沖殺。心中漸漸涌起了排山倒海之意,戰意越來越濃。他已經感覺到,隨著時間的推移,

    自己的氣勢會不斷攀升,而隋文彪最終也會在重壓之下被擊敗。這是一件很微妙的事情,其實就連夏天宇自己也沒有料到會出現這種事。不過這已經不重要了,夏天宇已經找到了取勝的途徑,只要繼續施展“戰八方”,對方的落敗只是

    個時間問題。摘星老人已經看出了這一點,心中也是有些詫異,這小混蛋竟然還有這么一手?這真是讓人刮目相看了!年紀輕輕的,竟然有這種本事,絕對是玄天大陸年輕人中數一數

    二的人。

    看著夏天宇和隋文彪越打越快,摘星老人托著腮,也不叫停,只是饒有興趣的看著。他這個樣子,倒是讓旁邊的一眾人摸不著頭腦,只能跟著一起看。

    ……“戰八方”的氣勢越來越盛,其實也是和這門武技的來歷有關,軍中的武技,如果追到源頭,其實都是名動天下的有名武技,是高人將那種威力巨大的武技簡單化,做一些

    適合軍陣使用的變化,然后經歷了不知道多少代人的精煉才形成現在這個樣子。夏天宇不停的使用“戰八方”的武技,由于速度快,而且在不同的方位使用,漸漸的和這門武技的精髓暗合。“戰八方”顧名思義,取的就是戰場上那種八方來戰的感覺,而

    夏天宇此時的狀態,四面八方對隋文彪發動攻擊,確實有八方來戰的感覺。

    漸漸的,不管是心境還是武技使用的方法,都和武技最核心的部分暗合。夏天宇一個人,竟隱隱生出千軍萬馬的感覺。

    隋文彪漸漸也察覺到了不太對勁,一股無形的壓迫感越來越重,他竟然有一種束手束腳的感覺,他不由得微微皺眉,怎么會這樣?“啊!”隋文彪雖然不明白原因,但是他畢竟也是參劍山莊中的優秀弟子,不自覺的便開始應對。隨著一聲清嘯,他換上了更加剛猛的劍法,和那無形的壓力相抗。很快兩

    人便又勢均力敵起來。場外的大多數人,并不知道場上發生的事情中蘊含的深意,他們只看到宇文夏似乎隱隱占據了一些優勢,這讓他們十分震驚,拿著一把劍用刀法,居然能壓過參劍山莊的

    高徒?難道是參劍山莊的人在放水?又或者宇文夏那刀法是什么了不得的武技?可是那不就是軍中簡陋的刀法“戰八方”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人已經打了將近半個時辰,這絕對是嚴重超時了,這個時候再說摘星沒有對宇文夏特殊對待,那就沒人信了。

    二樓的參劍山莊一眾堂主還有燕莊主等人,臉色都有點不太好看,他們很想就這么叫停,但是摘星不說話,他們也找不到理由。

    這個宇文夏,不僅破紀錄的破了參劍山莊的十里殺陣,難道還要破紀錄的用刀法打敗參劍山莊的劍法嗎?這個宇文夏是在故意羞辱我們參劍山莊嗎?對宇文夏怨念最深的黃堂主眼珠一轉,湊到燕莊主身邊,低聲說道:“莊主,摘星大人想看的是他們對劍的理解,想看看他們是不是適合練劍,這個宇文夏總是用刀法糊弄

    ,這叫什么?摘星大人似乎有些不高興了。”其實摘星根本沒有一丁點不高興的表情,他就算不高興,也是心里不高興,而那,也只是因為他跟夏天宇從前的糾葛,跟眼前這場比武沒什么關系,黃堂主這么說,純屬

    是他自己的想法。燕莊主也早就想叫停這場比武了,現在黃堂主這么一說,他就更有理由了,但是摘星專心在看,他也不敢去打擾。于是,他琢磨了片刻,小心翼翼的湊到明羽道長旁邊,

    低聲說道:“明羽道長,大人是什么意思?這個宇文夏一直在用刀法糊弄……”他把黃堂主剛才說的又委婉的說了一遍,意思就是請明羽道長詢問一下摘星的意思,畢竟現在這么多人都看著呢。一旦宇文夏用這個不著調的刀法取勝了,那不光是參劍

    山莊的面子上難看,摘星老人的臉上似乎也是不太光彩。明羽其實一直在認真看著場間的比武,說起來他對夏天宇這個年輕人還真是有幾分欣賞,不會劍法,竟然也能拿著一把劍打的像模像樣的,真是相當難得。而且明羽心中

    還記掛著摘星先前說他被夏天宇騙了的事,摘星說讓他“等著看”,意思應該就是讓他看這場比武了,不過直到現在,明羽還是沒看出來自己到底在哪里被騙了。雖然還想繼續看下去,不過燕莊主的面子還是要給的,而且燕莊主說的話也有一定的道理,明羽可以不在意參劍山莊的顏面,但他不能不顧及摘星老人的名聲,于是,明

    羽琢磨了一會兒,走到摘星身邊,低聲詢問了幾句。

    摘星微微一笑,說道:“本想看看這個刀法能到什么程度,不過現在也確實不是看的時候,也罷,讓他們下去說一聲,我要看劍法,不是怎么用劍施展刀法。”

    摘星老人的意思很快傳到了黃堂主耳朵里,黃堂主差點笑出聲,宇文夏,這回看你還怎么辦!他興沖沖的下樓去了。

    宣承德在一旁聽著,只能暗暗嘆了口氣,宇文夏這小子這下真是被逼到墻角了!唉……你特么表現的再優異,可是和劍法不著邊也沒用呀!

    黃堂主到了樓下,輕咳一聲,“停!”

    他這一喊停,旁邊一直有些提心吊膽的鐵蝴蝶和蒲飛章不由得松了口氣,以為摘星老人終于放了宇文夏一馬,讓他過關了。隋文彪更是松了一口氣,他已經感覺到壓力很大了,再不停,他都快要撐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