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28章:最后的修煉

    姬還天望著山河圖,不相信的問道:“你說什么?這空間法寶當中的時間流速,是外界的三倍?這這么可能?”

    不僅僅是姬還天,就連姬朧月都感覺到不可思議,這等空間法寶,他們簡直聞所未聞。

    張陌凡道:“當然是真的,否則,我怎么可能在短時間內,將自身修為提升的那么快?”

    三人進入山河圖空間,里面和圣道空間差不多,空間卻十分之大,宛如一個世界一般,唯一的缺點就是沒有天地元氣。

    但是,修煉縱橫術,卻并不需要元氣。

    “你這件法寶,恐怕是從神跡當中得到的吧?周元界當中,不可能有人能夠打造出這等法寶。”

    這種法寶,不僅僅是融合了圣道,還需要掌握時間之力,至少,他還沒有聽說,赫然能夠掌握時間之力。

    從遠古時期開始,就沒有過。

    姬朧月同樣無比吃驚,恐怕張陌凡能夠在東州那種小地方,修煉到如今程度,依舊依仗了這個山河圖。

    三倍修煉速度啊!

    “好了,我們也不浪費時間了,我們縱橫家真正厲害的大縱橫術,只有十六門,縱觀整個縱橫家的歷史,都沒有人將十六門大縱橫術,全部都修煉出來。”

    姬還天說道。

    張陌凡不解的問道:“這是為何?”

    姬朧月回道:“因為其中有著一門大縱橫術,需要男女一起配合修煉,雖說以前有著許多道侶,都嘗試在修煉,但是真正修煉成功的,一個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這門大縱橫術,便是縱橫家當中,威力最強的大縱橫術,叫做《縱橫天下》。

    這門縱橫術,便是縱橫家開山巨頭和他的道侶,耗費一萬多年自創出來的大縱橫術。

    “哦?或許我們可以試一試。”

    對于這門縱橫術,張陌凡自然無比好奇,男女一起修煉,而且,這么多年來,從來沒有人能夠修煉出來,足以證明其威力絕對很強。

    “你們還是將其他縱橫術全部修煉出來吧,倘若時間充足的話,你們再去試試吧。”

    對于那《縱橫天下》,姬還天根本就不抱什么希望,太難修煉了,他自己不是沒修煉過。

    接下來,張陌凡便從姬還天那里接過來一把劍形的玉簡,里面記載了十六門大縱橫術的修煉方法。

    張陌凡將其捏碎,一道靈魂能量,便席卷進入張陌凡的腦海之中。

    此刻,張陌凡的腦海之中,呈現出十七位強者的身影,他們在分別演繹各種不同的大縱橫術,有施展劍法的,同樣也有施展身法和拳法的。

    這些,便是縱橫家的強者,在施展大縱橫術。

    當然,唯一特別的,就是最后一門大縱橫術,是有男女對練的,赫然是大縱橫術《縱橫天下》。

    接著,張陌凡就開始修煉起來,本來想要修煉這些縱橫術,以他的資歷,恐怕要在縱橫家做幾十年的貢獻,才能夠將這些大縱橫術,全部都兌換過來。

    如今,張陌凡卻能夠全部修煉了。

    不過,他想要在短短六十天的時間,將其全部都修煉出來,并非容易之事。

    至于姬朧月,雖然修煉的大縱橫術比張陌凡要多,但是,也多不到哪里去,她同樣也要修煉。

    “爭取將其全部都修煉出來,這樣,我的百元屠圣,又能夠增添巨大威力。”

    張陌凡想到這里,就開始瘋狂修煉起來。

    一開始,張陌凡三天時間,能夠修煉出一門大縱橫術,而且,修煉的過程當中,張陌凡也感覺到自身的圣力枷鎖,也在不斷的掙脫著。

    但是,修煉到后面,幾個縱橫術越來越困難,幾乎要耗費五天時間,才能夠將其修煉出來。

    最后六十天的時間,張陌凡只修煉出十門縱橫術。

    如今,時間已經沒有了,他也只能夠到廢墟戰場,再進行修煉了。

    不過,張陌凡最大的收獲便是,將師門縱橫術修煉出來的時候,他已經掙脫了兩百條圣力枷鎖了。

    修為,也是達到了二轉至圣的瓶頸。

    姬還天看到張陌凡和姬朧月停止修煉,也是點點頭,道:“張陌凡,你在六十天的時間,修煉出十門縱橫術,月兒,你將除了《縱橫天下》以外的縱橫術,全部都修煉出來了,去了廢墟戰場,你有空再指點一番張陌凡。”

    姬朧月點點頭,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姬還天繼續道:“馬上你們就要道家,然后你們會和其他的界子我完成一些修煉,并且我們會將界子戰的規則告訴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兩人同時點點頭。

    姬還天瞧了兩人許久,道:“最后,我是站在你們親人的角度上,給你們說幾句話,我現在不是縱橫家巨頭,僅僅你的父親,你的長輩說幾句話。”

    “界子戰危險重重,對手為了自己世界的排名,不會對你們手下留情的,他們不認識你,你們也不認識他們,所以,不要有任何的仁慈,你不殺他們,他們就會殺你。”

    姬還天道:“另外,假如你們十個界子因為某些原因分開了,或者分散了,你們兩人都不能分散,就算死,都要死到一起,明白嗎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兩人點點頭。

    說完這些話,姬還天整個人都仿佛蒼老了幾歲一般,他不知道,接下來的一別,能否再見到。

    一個,是他的女兒,唯一的女兒,另外一個,他們認識雖然不見,他卻也視如己出。

    兩個人,真正要去參加界子戰了。

    任何人,內心都是自私的,都希望自己人能夠活下來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沒有希望了,也要留著命回來。

    姬朧月從未看到父親有過這樣的表情,那樣強大的一個人,如今也有這樣脆弱的一面。

    這個時候,她似乎意識到,當初父親為何要說那樣的話,就算她再對男女之事不感興趣,也要給他留一個后代。

    一旦她真的死了,父親就真正沒有什么親人了。

    “父親,如果我活著回來,我要讓你親自為我主持婚禮。”

    姬朧月道。

    姬還天臉上露出微笑,道:“那你要想要嫁給誰了!”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