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7章 痛苦的宣泄

    王雪瑩幾乎用嘶吼哭訴的方式抱怨著一切,沒有停歇,沒有給申大鵬插嘴的機會,更沒有任何說出一些的悔意,“咱們倆在大學里朝夕相處,每次我努力過后,都會覺得跟你縮短了距離,可你馬上又會跑的更遠,每一天,我根本不知道你心里是怎么想的,我只能努力、努力、努力的去猜,可是……我又猜不到。

    我猜不到你為什么喜歡已經有了婚約,而且還一直不聯系你的曹夢媛;我猜不到我到底哪里不好,讓你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絕我告白;我猜不到你到底想要什么樣的愛情,想干什么事業。

    我想我們在感情上彼此相愛,我想我們在事業上互相扶持,我想我們未來的會是怎樣幸福,我想這兒!我也想那兒!我想所有所有的一切!因為我根本看不清你,猜不透你,所以我只能想,自己一個人胡思亂想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這一次,輪到了申大鵬無言以對,并非他不敢面對,只是無話可說。

    王雪瑩什么都不知道,只能猜,他又何嘗不是呢,曹夢媛幾個月給他打一通電話,沒有任何解釋、沒有濃情蜜語,沒有現在生活的狀況,也沒有未來幾個月的計劃,如果說王雪瑩是因為得不到而委屈,申大鵬則是因為未知而迷茫。

    “申大鵬,我真的是受夠了,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充滿負能量又反復無常的人,但是我喜歡你的這些時間里,我像極了斤斤計較、處處算計的小女人,我要擔心你會不會喜歡別人不要我了,我還得煩心我哪里做的不夠好讓你討厭我了,我不想成為一個委屈到只會哭鼻子可憐蟲,現在的我根本就不是我自己。”

    王雪瑩盡可能冷靜著滿滿從床上走到申大鵬旁邊,不服氣的仰視著高了她一頭還多的申大鵬,眼中盡是落寞與不甘心,“今天我只要你跟我說實話,你到底對我有沒有好感?哪怕一丁點也行!你喜歡曹夢媛我認了,但你能不能給我一個和她公平競爭的機會?而不是把我的真心隨隨便便當空氣一樣無視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屋里死一般的寂靜,申大鵬良久沒有開口說話,他的呼吸變得與王雪瑩一樣急促,低頭看著眼前已經委屈到快要崩潰的可憐人兒。

    幾十秒鐘的對視并沒能增加兩人的感情和彼此間的理解,最終申大鵬還是深嘆一聲,輕輕撫著王雪瑩有些凌亂的發絲,“對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了,不用說對不起,沒有誰對不起誰。”

    王雪瑩用力撥開申大鵬的手臂,擦干眼淚后重新整理了頭發和衣衫,強裝冷靜的深深吸氣、呼氣,“我要的愛情從來都不是搖尾乞憐,我也不需要向誰憐求不可得的愛情,更不需要無所謂的關心,你走吧,我要睡覺了。”

    說完,轉身背對著申大鵬,但剛剛擦拭干凈的淚水,又不爭氣的滑落,可是這次她不希望讓申大鵬看到,不想把自己心底的痛楚當做博得同情的資本,更何況同情根本就換不了她認為的、可以珍惜如命的愛情。

    “晚安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輕道一聲晚安,挪步到了門口,還有些不放心的看了一眼仍舊站在原地一動未動的王雪瑩,最終他還是選擇了離開,像是一種更堅定的拒絕。

    “啊!嗚嗚!!!”

    房門關上的一刻,王雪瑩無力的癱倒在地,哭的比之前更加歇斯底里、撕心裂肺,只是短短幾秒鐘過后,她馬上扯過被子掩住了口鼻,把聲音遮在被窩里,把付出的真心深藏記憶,把不知是幸運還是苦難的經歷埋在心底。

    得到的會有恃無恐,得不到的才會永遠騷動。

    從小到大,王雪瑩想要什么,她爸和她姐都會不遺余力的雙手奉上,哪怕她姐最喜歡的娃娃、裙子、高跟鞋,只要她輕描淡寫的一句話,睡一覺醒來,第二天也會安安靜靜、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她床頭枕邊。

    她現在搞不清楚,自己對申大鵬的不甘心,是不是僅僅因為沒有得到?吞著又酸又咸的淚水,獨自一人安靜回憶與申大鵬初見到如今。

    申大鵬長得不丑,也可以說是帥氣,但絕不是青春陽光到一笑便可迷人城;申大鵬也聰明睿智,能夠以全國文科狀元身份進入水木大學足以證明,但那只是學業,與長遠的未來并無直接聯系;申大鵬也能抓住難得的機會賺錢,可他又盡是喜歡做一些別人無法理解的事,廢品收購站、環保實驗室、網上商城……

    王雪瑩總是感覺說不清道不明,甚至都理解不了申大鵬到底哪里好,好到讓她可以心甘情愿放下高高在上的尊嚴去乞憐,好到讓她可以不顧姐妹感情偷偷跑來縣里,只為冒著再一次丟臉被拒絕的風險真心告白。

    難道,這一切一切的無法解釋,只是因為……沒得到?還是……得不到?

    房間外,房門口,申大鵬靜靜依靠在門邊,聽著屋里時而清晰、時而模糊的哭聲,他與屋內的王雪瑩同樣倍感無力,但只要王雪瑩還會哭,他反倒不太擔心,眼淚是王雪瑩受傷的見證,傷心總是無可避免,但眼淚終有竭盡的時候,當疲了、累了、乏了,終會沒有力氣再去用眼淚和哭聲宣泄。

    申大鵬心不在焉的來到杰森和馬克的房間門口,敲了幾聲沒人回應,到唐巍和孫大炮子的房間,同樣沒人給他開門,至于李澤宇和林曉曉的房間,他才不會去當明晃晃的電燈泡,再說情人節濃情蜜語的午夜時分,可不僅僅是當燈泡!

    剛才還在KTV的時候,申大鵬就考慮到會玩的很晚,不想回家打擾父母休息,想著再給自己開一間房,問過之后才知道,早在下午的時候房間就已經訂滿了,只剩下頂層王雨瑩常住的房間,王雨瑩倒是在市里沒回來,可他一個男的也不好單獨去女生常住的房間,影響不好。

    無意間摸了摸兜,發現了家里的鑰匙,苦笑著搖搖頭,看來‘家是避風港’這句話這沒錯,無論何時何地,混成了什么模樣,只有家的大門永遠無條件敞開,而且永遠不會嫌棄。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