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2章 親手做的巧克力

    王雪瑩不把她的背包拎起來,申大鵬還真沒注意到鼓鼓的兩大背包,跟王雪瑩柔弱的身子相比,已經足夠算是超負荷的重量了。

    “雪瑩,給我們帶什么好吃的啦?山珍海味?生猛海鮮?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還是你個大頭鬼,跟你有什么關系。”

    李澤宇樂呵呵的開玩笑,可是話說一半就被王雪瑩噎了回去,尷尬的瞥了申大鵬一眼,想生氣又生不出來,誰叫自己嘴欠撩閑,“鵬哥,去哪?”

    “對呀,你要去哪?找你姐……嘶哇!!”申大鵬哪里知道王雪瑩打算去哪,只得回頭詢問,剛一轉頭,卻被個硬紙盒戳到了嘴角,疼的哀叫一聲。

    “不小心碰一下而已,你鬼叫什么,沒事吧?”

    王雪瑩口硬心軟,還是關切湊上前來,可映入眼簾卻是申大鵬嘴角溢出的鮮血,頓時覺得歉意又委屈,“我……我不是有意的,這是我親手給你做的巧克力。”

    “親手做的?呵呵,沒想到你還會做巧克力?讓我嘗嘗什么味道……”申大鵬一個健碩的大小伙子,嘴巴戳破流點血能算什么,他也知道王雪瑩肯定是不小心,更何況還是他自己突然回頭造成的。

    “哎,等等……”王雪瑩突然叫停正在打開巧克力包裝盒的申大鵬,略帶羞澀看了眼開車的李澤宇,隨后又裝作若無其事,“我是專門做給你吃的,你回家自己吃去,免的被某些嘴饞的家伙搶了去。”

    “雪瑩,你這么說我可就有點不地道了,我是腦袋大,又不是嘴巴大,情人節你親手給鵬哥做的巧克力,我會不識趣的搶著吃?我自己有媳婦,一會我就讓我們家曉曉也給我做一份,不,做十份,我饞死你們。”

    “哼哼,還想讓曉曉給你做十份,她不讓你給她做就不錯了。”

    王雪瑩炫耀似的指了指遞到申大鵬手中的巧克力,“再說,你以為巧克力能隨便做呢?我可是求了甜點店的老板好幾天,人家才同意教我的。”

    “是,你最厲害,我認慫,行了吧?我就不應該起個大早陪鵬哥接你,吃力不討好,連口巧克力都舍不得。”李澤宇內心深處還是不想招惹王雪瑩,誰知道哪句話把這瘋丫頭惹急了做出什么狠事,中間有鵬哥在,他又不能計較,多憋屈。

    “我給你,你也得敢要啊,再說,你以為我稀罕你來接我?我是叫申大鵬來,什么時候叫你了?要不是打不到車,我也不會在外面凍半個多小時。”

    王雪瑩眼中滿是威脅意味,隨后又是委屈的嘟嘴巴,又是好奇的往車窗外張望,“申大鵬,縣里到底是怎么回事?難道真像我爸說的,出租車全都罷工?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聞,如你所見。”申大鵬也忍不住在心底嘆了口氣,出租車罷工已經這么多天了,事情還是沒有徹底解決,若是在繼續下去,對于出租車司機和老百姓,都是雙輸的結局。

    “嗨,事情總是會解決的,我前天跟一個朋友吃飯,聽他說,出租車公司已經提出了解決方案,只是出租車司機們礙著面子還在硬抗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澤宇淡然的指了指外面經過的一輛出租車,“看到沒有,已經有出租車司機開始偷偷干活了,誰家都有難處,總不能有錢不賺吶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解決方案?出租車公司讓步了?”申大鵬隨著李澤宇所指,的確看到一輛出租車停在路邊載客,一輛出租車車停下,幾個人上前爭搶,最后好像全都上車了,看樣子應該是一起拼車。

    “也算是一種讓步吧,聽他們說好像是出租車公司不再追究司機們私自漲價的事,不再對司機們進行任何罰款的措施,但也不是對所有司機不予追究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沒說要去哪,李澤宇只能朝酒店方向慢慢開,“畢竟這次罷工的事鬧的有點大,所以出租車公司對于帶頭挑起事端的人仍然要嚴懲。”

    “這也算是讓步?”

    申大鵬忍不住陣陣搖頭,私自漲價和公司罰款只是司機罷工的導火索,司機們敢到縣府大院聚眾抗議,最根本的原因是因為縣里的人力、機動三輪車數量太多,影響了出租車的收入,還有就是縣里計劃增加出租車數量,猶如雪上加霜。

    現在出租車公司看似做出了讓步,但如果沒能解決三輪車和增加新車的問題,也就根本起不到徹底解決的促進作用,而且就算縣里迫于壓力暫緩增加新車,可三輪車問題只能徐徐圖之。

    “唉,縣里只有一個出租車公司,出租車司機想要掛靠運營執照就必須跟金輝公司簽合同,否則不能營運,那些開出租車的誰不是為了養家糊口,我看用不了幾天,他們就得頂不住壓力,全都認慫了。”

    李澤宇也知道金輝公司的做法不過是打一巴掌再給個甜棗而已,可是這也算給了出租車司機們一個緩和關系的臺階,想必不是倔強的驢脾氣,誰也不會愿意繼續罷工停運,冬季正是出租車生意最好的時候,誰會跟錢過不去。

    “不對吧,你們縣里雖然小了點,但也得有一百多輛出租車吧?總不至于只有一個出租車公司呀?這不是壟斷嗎?縣里沒人管?”

    王雪瑩并不了解出租車行業,平常也是風風火火、沒心沒肺的樣子,但她畢竟是龍昌實業王懷龍的女兒,至少清楚壟斷絕不是現有國策大力支持的商業模式,壟斷之下,除了剝削就是壓迫。

    “嘿,沒想到你的思想覺悟還挺高,壟斷,這詞你算是說對了。”

    李澤宇從后視鏡看著王雪瑩,先是興奮憨笑,隨后有些無奈的撇撇嘴,“不過更簡單的問題是……這就是現實,縣里的出租車行業好多年就這么過來的,適者生存,只要那些司機還想要在縣里跑活,就必須得按金輝公司的規矩辦事。”

    “哼,商人重利,無奸不商,跟某些人一樣,整天就盤算著怎樣剝削別人。”說著,王雪瑩還重重給了申大鵬一個白眼。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 内蒙11选五前三 江西多乐彩开奖电脑版 排列三和值最准法 大发快三平台有多少时间了 广西十一选五官网 类似pc蛋蛋的网站 大乐透的14个神奇数字 天津福彩快乐10分钟开奖查询 网上股票开户有危险吗 安徽十一选五遗漏 黑龙冮11选5一定牛 股票指数期货基础知识 广西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今天陕西快乐十分钟 秒速时时彩计划网页版 安徽快3最近5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