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1章 對得起我嗎

    “我在車站打不到車,都等了快半個小時了,趕緊來接我。”王雪瑩的聲音沒有半點減弱,命令的語氣也顯得不耐煩。

    “放假幾天而已,不會好好說話了?”申大鵬眉頭微皺,他不喜歡這種王雪瑩失禮的態度,自顧揉揉因昨晚睡覺姿勢不對而有些刺痛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錯了,你快來車站接我吧,我都在外面站半個小時了,一輛出租車都沒有!”王雪瑩本來還想要反駁,可能突然意識到自己是在求人,又再次環顧沒有一輛出租車的馬路,只得委屈求全的作罷。

    “你不在市里好好待著,來縣里干什么?”申大鵬一邊打電話,一邊不情愿的從被窩里出來,撓了撓眼角的眼屎。

    “我想你了呀,來看看你不行嗎?你快來吧,我的小臉蛋都凍的通紅了,一會你看到,肯定會心疼的。”既然已經委屈服軟,王雪瑩不在乎繼續裝傻賣萌,她相信,面對喜歡的人,傻傻更可愛。

    “能不能別這么肉麻,不符合你的性格,等著吧,我這就去。”申大鵬掛斷電話,套上衣服,到衛生間洗漱,看著鏡子里有些發腫的眼睛,接著冷水,隨意的抹了把臉匆匆趕去車站。

    出了公安局家屬樓的大院,天色雖然已經大亮,但馬路上并沒有太多的行人和車輛,畢竟將近零下三十度的低溫,誰沒事出來瞎溜達。

    申大鵬等了一會既沒等到三輪車,也沒看到一輛出租車,估摸著出租車罷工的事還是沒有解決,想要開車去接王雪瑩,可他手里又沒有車,只得抽著鼻涕給李澤宇打電話,叫李澤宇開車來找他。

    李澤宇還在溫柔鄉的睡夢中,不過對于申大鵬的招呼,他除了啰嗦幾句,倒也沒有什么不情愿,反而是電話里傳出林曉曉埋怨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嘿,大腦袋,我說你可以呀,晚上都不讓林曉曉回家住了?現在和她在一起這么熟門熟路了嗎?你小心把你未來老丈人和丈母娘惹怒了,再把她給弄家里關起來,不讓你倆交往。”

    “不能夠!!我現在要啥有啥,他爸媽憑啥不同意?最主要我和曉曉兩情相悅,我對曉曉也好,她說啥我就聽吩咐,找個我這樣英俊瀟灑又有‘錢’途的女婿,他們老兩口有啥不同意的?”

    李澤宇自信滿滿,胡亂穿上衣服出了房間,伴著房門關閉的聲音,蔫聲壞笑道:“過年我給老丈人買了兩瓶好酒,給丈母娘買了一套化妝品,老兩口讓我應付的明明白白,恨不得現在都讓我和曉曉訂婚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最厲害,趕緊來接我,凍死了。”申大鵬跺了跺腳以求保暖,不等李澤宇回話就掛了電話,沒有什么奇怪的原因,只是因為天冷,凍手。

    青樹縣地界不大,無法與車水馬龍、霓虹璀璨的大城市相比,但是小也有小的好,除了輕松愜意的慢節奏生活,還有更方便的交通和出行,沒有前后左右的紅綠燈,沒有早高峰、晚高峰的千米堵車長龍,用縣里人自嘲的方式來說,一包瓜子,半瓶綠茶,已經足夠在縣里繞行一圈的活動中滿足需求。

    十分鐘而已,李澤宇的N手夏利已經停在申大鵬面前,雖然時間不長,但清晨零下三十度的低溫,還是把申大鵬鼻尖凍得通紅,柔軟細膩的胡茬上沾滿了白色霧晶,看起來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想凍死我,來這么慢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飛也似地鉆進車里,伸手摸了摸暖風流動的格柵,幸好,李澤宇的N手夏利比孫大炮子的破面包車靠譜得多,至少寒冷冬季里的暖風還是好用的,“嚯,你小子挺抗凍啊!”

    “鵬哥,你什么套路,昨晚還沒瘋夠?這么早又要去哪折騰?”李澤宇身上的短袖T恤足以證明N手夏利車內的溫度。

    “去接王雪瑩,她不知道抽什么風,一大早跑過來,又打不到出租車,說是在外面凍了半個多小時,非讓我去接她。”

    “還能抽什么風,馬上情人節了,有女生專門從京城過來找你,以她小心眼的樣子,怎么可能放心,必須得過來監督呀。”馬路上并沒有多少車輛和行人,十分安全,李澤宇的車速不減,扭過頭來壞笑著看向申大鵬。

    “你說王雪瑩小心眼?放心,我會傳達給她的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同樣壞笑連連,“王雪瑩可是個記仇的丫頭,我很好奇,她會有什么新奇古怪的法子對付你。”

    “得,我錯了,我閉嘴。”

    李澤宇悻悻捂住了嘴巴,不敢再言語一聲,他可是知道死在王雪瑩手中的各色昆蟲動物數不勝數,王雪瑩的‘殘忍’程度連他一個男生都望塵莫及。

    尤其王雪瑩還能使喚蜜蜂,萬一那丫頭真發瘋弄來野蜂,自己還不得被蟄成豬頭,雖說大冬天見不到蜜蜂,誰知道會不會有其他‘殘忍’手段。

    車子在路上安穩行駛,按照申大鵬的吩咐,李澤宇把車子停在了車站對面的道邊,因為年節過了初六左右,人們的工作基本都開始照常進行,回家過年的人們也陸續要回到工作的城市,所以車站的人流量特別大,私家車往人群中擠,絕對不是明智的選擇,大過年的,萬一磕磕碰碰,對誰都不吉利。

    申大鵬給王雪瑩打了電話,仔細告訴了停車地點,電話還沒掛斷,王雪瑩已經打開了車門,鉆進了車里。

    王雪瑩剛進車里就四處敲敲打打,看著夏利車的破舊內飾,像看怪物一般,“什么破車呀,申大鵬,你就用這破車接本小姐,你對得起我嗎?”

    “呵呵,我來接你,還有錯了?”

    申大鵬回頭看向王雪瑩,白皙稚嫩的臉龐已經凍得通紅,在一身白色羽絨服的映襯下,更顯嬌嫩可憐,“你這丫頭是不是傻,路邊不是有三輪車嘛,寧可凍著也不坐?非要坐轎車才行?”

    “在家靠父母,出門靠朋友,我來青樹縣找你玩,你不應該盡一盡地主之誼啊?不應該親自來接我啊?真沒良心,虧了我還給你帶來一堆好吃的。”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