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20章 事情敗露

    孫大炮子一想起當初誓死教訓申大鵬,結果被劉寧臣鎖在面包車里的凄慘畫面,雙腿還有些發軟,再想到今天事輕都因李彥軍而起,鄙夷的瞪了李彥軍一眼,“都是這老流氓到酒店鬧事,女服務員的衣服和裙子都扯碎了,你他說是不是禽獸?要我看……禽獸不如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嘴巴干凈點,再怎么說我也有你爹媽的年紀,算是你的長輩,你就這么跟一個長輩說話?爹媽是怎么教育你的?”李彥軍牙根氣的癢癢,捋了捋沒幾根的頭發,只是力道過狠,不經意又拽下來幾根頭發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就別薅那幾根寶貝似的頭發了,再薅下去就成花和尚了。”孫大炮子一句玩笑惹得劉寧臣哭笑不得,但李彥軍卻被噎得說不出話來。

    “孫大炮子,沒什么事你就先回去吧,我進去再看看口供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,一切聽劉哥安排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和劉寧臣親近的打招呼離開,李彥軍也不冷不熱的跟劉寧臣點頭告別,隨后默默跟在孫大炮子身后。

    待到孫大炮子來到面包車前準備上車的時候,李彥軍伸手擋住了車門,“小伙子,火氣太大不適合在當今社會生存,要知道,誰都有走夜路的時候。”

    “呦,你這是在威脅我呢?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不屑的伸了個懶腰,從兜里掏出根香煙點燃,深吸一口,朝著李彥軍臉上用力吐出煙霧,惹得李彥軍嫌棄躲開,“老小伙子,我告訴你,這里不是市里,是青樹縣,別想著有幾個臭錢就在這里為所欲為,小心哪天把你嚇痿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你,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?也就能找幾個不要臉的小姐瀉火,還想花錢找人給你生兒子,就你這損德行,也不怕生出來就跟你一樣禿頂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彥軍想要較真反駁,可是剛說了一個‘你’字,腦子里突然一亂,眼前這小子怎么知道花錢代孕的事情,

    “還‘你’……,腦子不好,嘴巴也不好使?也不知道你這損樣咋就能成大老板,肯定是祖墳那股青煙趕上龍卷風,把你吹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,哈哈,好,很好,牙尖嘴利。”

    李彥軍被罵的無力還嘴,氣的渾身起雞皮疙瘩,陰狠狠的眼神瞪著孫大炮子,“你說得對,這里是青樹縣,你們有副縣長、公安局長和副局長給你們撐腰,這是你們的地盤,我惹不起,但你小子記住,山水有相逢,有能耐你別出青樹縣。”

    “媽呀,太嚇人了,敢問這位禿頂的老大爺,你家后院水缸里放著多少人頭?擦,我勸你有錢就乖乖的養老,別一天天的找不痛快。”孫大炮子懶得繼續跟無恥之徒啰嗦,蘭花指輕捻,煙頭彈在李彥軍身上,不等李彥軍反抗,他已經駕著面包車離開,只留下李彥軍在冷風中靜靜佇立。

    “這小子……特娘的有古怪。”直到面包車的紅色尾燈從路口消失,李彥軍才慢慢走向自己的車,坐在車里仍是滿臉的納悶,他實在想不通,一個啥也不是的臭小子,怎么回直到他花錢找人代孕的事。

    雖然李彥軍知道自己媳婦去學校鬧過幾次,但還算明白事,并沒說出過孫穎的名字,而他自己跟孫穎之間的交易也十分保密,畢竟花錢代孕也是違法的,他總不至于傻到用這事四處招搖。

    “難道,今天這事是那臭丫頭給我下的圈套?也不對呀。”

    李彥軍自我否定的搖搖頭,他早就調查過孫穎的家庭,孫穎爹媽都是普通工人,沒什么大能耐和人脈,孫穎也只是個普通大學畢業生,長相中上,但絕不是閉月羞花的絕品,正是因為這些綜合條件,他才選中了孫穎代孕。

    他可以肯定,孫穎沒有黑白兩道的任何關系,但他就是想不明白,剛剛孫大炮子提起代孕的事,分明是一副憤憤不平的表情,如果孫大炮子和孫穎兩人不認識,完全沒必要死磕到底呀。

    “孫大炮子!孫穎!孫……都特娘的姓孫?不行,他娘的,找機會得問問孫穎,搞什么鬼嘛,錢都拿走了,現在想跟老子反悔,門都沒有。”

    李彥軍習慣性又捋了捋頭發,卻突然想起孫大炮子說他再薅頭發就成和尚的嘲諷,一時氣憤難遏,用力砸了幾下方向盤,隨后掏出電話撥了出去,“二狼,帶幾個人到青樹縣來,不用帶家伙,給我守著一個人就行……”

    車子啟動,李彥軍似乎是在發泄著心底的怨氣,有意無意的狠狠踏了幾腳油門,伴著發動機轟鳴聲響,排氣管的白色煙霧噴涌而出,晚間幾近空蕩的街道劃出一道白線,連闖幾個紅燈,逐漸消失在夜色中。

    北方冬季的夜漫長而寒冷,冷到太陽都不愿升起,時鐘已經指向七點一刻,天邊日頭才試探性的亮起,陰沉空中幾片密實的烏云像是日頭的棉被,時而蓋緊,時而敞開,慵懶的日頭則像極了此刻窩在暖和被窩里的申大鵬。

    北方有取暖政策,屋內室溫要比南方的冬季更加舒適,但是溫度再怎樣溫暖,也絕對不會比自己窩了一晚上的被窩舒服。

    曲伊娜一幫人昨晚又嗨大了,今天應該不到中午都不會起床,申大鵬連從未中斷的晨跑都放棄了,想要趁機好好補覺。

    想法是美好的,可惜書桌上面的手機并不給他機會,震動聲音在木質書桌上更加響亮,震得他郁悶又不甘心,糾結著許久,才伸出一只胳膊把手機拿進被窩。

    “王雪瑩!”

    當看到屏幕顯示王雪瑩三個字的時候,腦袋瞬間覺得成倍變大,這丫頭一早上來電話,又要搞什么鬼事情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申大鵬接起電話,手機試探性的離著耳朵有段安全距離。

    “申大鵬,你在哪呢?趕緊來接我,凍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果不其然,王雪瑩歇斯底里的吼聲刺人耳膜,申大鵬又把手機那開些距離,等到沒來聲音,才重新拿回到嘴邊,“你大呼小叫的,又要干什么?”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 山东11选5前三直一定 新疆11选5彩票开奖结果 黑龙江11选5 浙江快乐十二开奖 1分11选5定单双 日化投资理财平台 上海快三形态走势一定 内蒙11选五开奖走势图真准 贵州快3开结果 赛车怎么用3000赢10万 广东十一选五官网下载 幸运农场玩法说明复式 极速赛车开奖结果 青海省十一选五开奖 江西多乐彩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江西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