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9章 陰溝里翻船

    “想走?沒這么簡單吧?”

    申大鵬沒說話,孫大炮子先一步擋在門口,無懼對面幾個壯漢吃人的目光,指了指地上沾滿污穢酒漬的百元大鈔和破碎酒瓶,“東西,你們想砸就砸,人,你們想調戲就調戲,現在扔兩個破錢就可以算了?”

    “砸點破東西,這些錢足夠了,至于人……她又沒跟我走,摸幾下還能少塊肉?要不你現在讓她回來陪我,我可以給她補償嘛。”李彥軍又捋了捋沒幾根的頭發,瞇著小眼睛淫笑不止,根本沒把申大鵬這些年輕小伙子當回事。

    “哈哈!!”

    “對對,叫回來再讓我們玩一會。”

    “剛才就李老板一人樂呵了,也該輪到咱們了吧?”

    身旁幾個壯漢也同樣跟著嬉皮笑臉,似乎對于這樣的事情,他們早就習以為常、司空見慣了,在他們眼中,李老板要錢有錢、要人有人,只要是錢能解決的問題,李老板在市里都從未怕過,如今到了一個小小縣城,一切更不成問題。

    “警察來了嗎?”

    對于這些沒素質的打手,孫大炮子都懶得看一眼,徑直出了包間,李老板幾人也要出來卻被他攔住,“你們……等著蹲局子吧。”

    也許是青樹縣確實不大,也許是派出所接到的是圓夢酒店的報警,五分鐘不到,兩輛警車鳴笛出現在酒店門口。

    當警察們看到包房里的破敗場面和不停哭訴的女服務員,根本沒有多余的詢問,也沒給李老板解釋和套近乎的機會,直接把李老板一伙人塞進了警車,當然,作為報案人的李澤宇也要跟著去所里錄口供。

    簡直開玩笑,圓夢酒店是什么地方?這可是副縣長、公安局長小姨子的酒店,申副縣長、申局長主抓的就是縣里治安,如今在他眼皮子底下,在他親小姨子的酒店出現了打砸和調戲少女的惡性事件,就算沒有申局長和劉副局長親自指示訓話,這些小警察嚇都嚇死了。

    如果按照李彥軍對孫穎所做的齷齪事情,再加上孫大炮子倔強的性格,這件事肯定不算完,但接到電話通知的劉鳳霞卻發話道歉賠錢了事。

    對此申大鵬也沒有什么異議,畢竟開門做生意肯定會遇到形形色色的人,酒店又是服務類營業場所,能大事化小當然是最好,不過事情起因是李彥軍的無禮打砸,酒店作為占理的一方,要求理賠是最正常不過的。

    為了給未來一些會不開眼在酒店鬧事的家伙立威,也為了教訓行徑和作風令人討厭作嘔的李彥軍,申大鵬讓酒店按照被破壞物品原價十倍的價格要求賠償,而且李彥軍還要親自登門向被欺負的女生賠禮道歉。

    十倍價格,連派出所的民警都覺得難以從中調解,但是錢對于李彥軍來說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他在手下面前丟到的面子,而且還要登門道歉,他在市里還從未收到過這般屈辱。

    在他強烈要求下,他給市里幾位關系較硬的人脈打了電話,想大事化小,可惜還是沒能起到任何效果,最后在民警口中才得知,原來酒店老板是副縣長、公安局長的小姨子,在心中幾番掙扎后,他不得已同意了酒店方面的調解方案。

    派出所門口,李彥軍一人稍顯狼狽的走出來,與他一伙的幾個手下因為有案底在身,還需要留下審訊。

    李彥軍在派出所呆了幾個小時也逐漸醒酒了,酒醒之后就是幾番內心掙扎的后悔,想找女人回市里有的是,何必在小縣城里鬧事,還惹了副縣長的小姨子。

    “記住了,現在是法治社會,不是你帶幾個人就可以吆五喝六、喊打喊殺的年頭,而且這里是青樹縣,不管你在市里是什么大老板,在這兒不管用,知道嗎?”

    一名中年民警語重心長的開導著李彥軍,他畢竟只是個小民警,而李彥軍可是市里很有實力的大老板,之前李彥軍給市里幾個鐵關系打電話,他可是聽得清清楚楚,秉著誰也不得罪的想法,說話的語氣也相對和善一些。

    “多謝兄弟的照顧,有機會請你喝酒……”李彥軍面上功夫倒是做的可以,面對著根本不入眼的小警察,還能客客氣氣。

    “喝酒就免了,現在條條框框太多,你別給我們惹麻煩就是給面子了……”民警不經意瞥見門口墻邊站著個人,正要喝問是誰,可臉上剛剛泛起的笑容瞬間消失,“呃,劉局,您怎么來了?”

    “這是剛剛尋釁滋事的?”來人正是現任公安局副局長的劉寧臣,事情發生后,他并沒有第一時間得知情況,本已經在家準備睡下,結果是劉鳳霞打了電話詢問,他才慌忙趕到所里,想來了解情況,結果正巧趕上放人。

    “劉局?哎呀呀,我聽市里郭局提到過你,只聽說過你如何如何優秀,沒想到第一次見面居然是這幅狼狽的模樣,見笑,見笑啦。”李彥軍哪里聽過劉寧臣的名字,純屬是假客套而已。

    “錄完口供了?”

    劉寧臣沒理會討好的李彥軍,而是轉頭問向中年警察,見中年警察點頭,才皺著眉頭看向李彥軍,“市里是市里,縣里是縣里,你該賠償就賠償,該道歉就道歉,別仗著酒勁就想亂七八糟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是……”李彥軍假笑點頭應和,眼底卻閃過一絲冷意,他跟市里幾位局長都是稱兄道弟的關系,沒想到自己會在一個小縣城翻船,幾十歲的年紀了,還要被一個年輕人呵斥教訓,心里難免有所怨恨。

    場面正尷尬,孫大炮子也錄完口供從派出所里出來,一見到劉寧臣,熱情的上前打招呼,期間還不屑的白了李彥軍一眼,“誒,劉哥,你咋來了?”

    “你們就知道惹事,我不得過來看看情況?你說你小子不是學好了嗎?怎么又打架斗毆、惹是生非?幾天好日子過夠了,又想試試坐面包車的感覺?”

    “不不,冤枉啊,哥!今天這事確實不怨我,筆錄、口供里都記著呢,你不信我,也得相信大鵬呀,他也在現場。”

    :。: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 福彩30选5怎么算中奖 通用bbin下载app 黑龙江体彩11选五5 3d开机号和试机号列表开奖 棋牌游戏软件公司 浙江6+1开奖号码双色球 广西快三什么时候开始 股票推荐 手机号 六肖公式固定规律出肖 股票网站_佳永配资开户_-首页 黑龙江体彩11选5正好网 秒速赛车二期计划 广东十一选五平台官网 甘肃11选五5中奖规则 吉林11选5跨度振幅走势图 辽宁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