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8章 來鬧事了

    昏暗燈光下,仍可以清晰看到屋里一片狼藉,滿地的碎酒瓶子、玻璃渣子,就連麥克風和小的圓凳沙發也都被摔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大沙發上挨排坐著六七個大漢,其中一個穿著西服,襯衣敞開,腆著啤酒肚的禿頂男正悠閑的喝著酒,旁邊一個女服務員委屈的梨花帶雨,見到孫大炮子領著一眾人趕來,匆匆起身想走,卻被禿頂男伸手攔住,又狠狠按在了沙發上。

    禿頂男不屑的的瞥了孫大炮子眾人一眼,淡定的又喝了口酒,狠狠瞪著女服務員,“我讓你站起來了嗎?我允許你走了嗎?我說了今晚你得陪好我,只要你把我伺候舒服了,不差你錢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板,你喝多了。”女服務員不敢多做抵抗,只能一手護著胸部,一手遮擋禿頂男猥瑣襲來的大手。

    “我喝多了?才幾瓶破酒,我會喝多?你不就是想多要錢嘛,我給你,錢,老子有都是,你想要……讓我先親一口……”

    “住手,喝點馬尿就耍酒瘋,是嗎?你也不看看這是什么哪,是你隨便撒野的地方?”之前沒有人撐腰,張曉也不敢做的太過火,現在看倒炮哥和鵬哥都來了,而且兩人的臉色都很難看,他也就有了底氣,從地上撿起個酒瓶就要沖上去。

    “張曉,回來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一聲響亮的歷喝,不僅把張曉喊了回來,也讓正在耍流氓的中年男人停了手,不過沙發上幾個壯漢都站了起來,怒視著拎酒瓶的張曉。

    “這位老板,來唱K都是喝酒找樂的,我看您也不差錢,又是市里來的大老板,何必鬧成這樣呢?想找凱子,回市里去多好,我們縣里的破地方,哪有靚妞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把張曉拽到身后,無懼的推開幾個擋路的壯漢,徑直走向禿頂男,“再說了,你們這么多大老爺們欺負一個女孩,不怕傳出去讓人笑話嗎?”

    “特娘的,你是什么東西,經理?保安?你憑什么身份跟李老板說話?”其中一個壯漢無禮的按住孫大炮子的肩膀,極為不屑的嘲諷著。

    “嗯,我兄弟說得對,你以什么身份跟我說話啊?”

    禿頂男本來還被孫大炮子喝的一愣,尤其是看到張曉拎著酒瓶子湊上來的沖動勁頭,稍稍有些醒酒,可是見到孫大炮子又是和顏悅色的態度,登時又漲了威風,一腳把沙發前面的酒臺踢開,繼續薅著女服務員的頭發強行親了過去。

    “憑這里是我罩著的。”也不見孫大炮子漲火氣,語氣極其輕松,但手上速度和力道卻與之相反,抓住肩頭那只無禮的大手,小擒拿。

    咔嚓聲響,伴著壯漢的痛苦哀嚎。

    不用檢查,肯定是廢了。

    “我現在有資格說話了嗎?”孫大炮子冷眼瞧著禿頂男和其他幾個漢子。

    “有你大爺,你到市里打聽打聽,有幾個敢得罪我們李老板的,李彥軍,怕你聽到名字都得嚇得尿褲子。”被廢了手腕的漢子大罵,想要還手,可是疼的整條手臂都顫抖發麻,除了罵人根本沒力氣動手。

    “李彥軍?市里恒興礦業的老板?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回頭與申大鵬對視一眼,彼此眼中都露出了差異與興奮,“如果真是李彥軍,那這事還場架還真不能打,你說是吧,鵬哥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搶你娶媳婦的錢,你看著辦,做生意嘛,有些事情沒必要鬧大。”申大鵬態度很輕松,想法很簡單,現在自己這面占著理,是對方挑釁鬧事,可是孫大炮子一沖動跟人打了起來,性質就會變成互毆,有理也沒理了。

    孫大炮子會意的點點頭,指了指張曉,“打電話。”

    “是給兄弟們打電話嗎?用不用帶家伙?我看他們這幾個人,不用了吧?”

    張曉一邊掏出手機,一邊自言自語的叨叨,沒想到孫大炮子上前就是一腳,“叫什么兄弟,帶什么家伙,我讓你打電話報警。”

    “報報……報警?”

    張曉驚得磕磕巴巴,他跟孫大炮子都是棚戶區一起混了好些年的兄弟,從來只有他們打人,對方報警,他真的從沒打過110,更沒想過會是向來喜歡用暴力解決問題的炮哥親口讓他報警,這是太陽從地底下鉆出來了?

    “報警?好呀,我倒要看看,我沒偷沒搶沒打人,憑什么抓我!至于砸你們的東西,我賠錢給你們不就得了!”

    李彥軍看看屋內狼藉一片,回身把錢包里厚厚一沓百元大鈔抽出,用力甩在地上,伴著地面的一灘灘酒水,百元大鈔散落滿地。

    申大鵬深皺眉頭看著發生的一切,心情愈發不爽,錢無罪,有錢的人更是無罪,但是仗著有幾個臭錢就為非作歹、自視甚高的人,簡直與廢物無異。

    張曉出了包房報警,孫大炮子領著一眾服務員和保安把李彥軍一伙人圍在中間,申大鵬則是小心翼翼走到女服務員身前,女生頭發凌亂,眼神躲躲閃閃滿是驚懼,上班的制服褶皺破裂,脖子、鎖骨、乃至半露胸部都有著明顯的抓痕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沒事了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紳士的脫下外衣替女生遮住尷尬抓痕,示意幾個保安把驚恐的女生送了出去,隨即冷眼瞧向淡定的李彥軍,“你就是恒興礦業的李彥軍?”

    “怎么?小娃娃,你家也是做生意的?聽過我的名字?那事情就好辦了,錢我已經賠了,我看中人也讓你們帶走了,今天掃興,不玩了。”

    李彥軍能在靜湖市成立恒興礦業,又能在身邊籠絡一幫小弟,情商智商自然比普通人高上一籌,縱使他伶仃大醉、精蟲上腦,但是從申大鵬和孫大炮子進屋的一刻,他就已經看得出來,相比開口低吼和動手打人的孫大炮子,眼前這個看似穿著普通、始終沉默的年輕人,還算是有些城府與內秀。

    “李老板,那小子還扭斷了我的手……”

    “回市里看病。”

    不等受傷的漢子說完,李彥軍輕描淡寫的擺擺手,系好自己襯衣和西服的扣子,捋了捋光亮頭頂沒幾根的頭發,居然像個沒事人一樣朝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 股票配资平台.一直牛 青海11选5中奖查询 湖南快乐十分遗漏数据真准网 福建快3走势图一定牛前往移漏 今天福彩3d图谜第二版 今天陕西快乐十分钟 快三开奖结果快三和值 股票怎么玩投资 陕西11选5走势图电子版 方舟配资 黑龙江6+1技巧 最好的股票分析软件app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单双中特资料 安徽25选5官网 3D开奖号码15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