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017章 遠房堂姐

    “那是你媳婦跟別人跑了?不對,你根本就沒媳婦。”

    “啊啊!!瘋了,有你這樣的兄弟嗎?看熱鬧不嫌事大,我呀,越混越完蛋了,以前那些小妞,見到我就差吐唾沫了,那白眼翻的,眼珠子都要掉下來了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倒是想有個媳婦,天天過著老婆孩子熱炕頭,有田有地有頭牛,肯定特別瀟灑,不過可惜,以前成天瞎胡混的時候,還有些盲目崇拜的小姑娘跟他屁股后面黏糊。

    現在他不打架、不胡混了,反倒沒女孩往他跟前湊了,有時候自己琢磨都覺得納悶,穩定的收入、不錯的性格,為什么反倒沒有女孩愿意跟他?難道真是那句老話說的有道理,‘男人不壞女人不愛’?

    “怎么?后悔走正道了?你現在回去當你的混混頭子也來得及,反正你手下還有些兄弟真心實意的跟著你混,我去一中的時候也沒看到什么厲害的混混,你可以再回到一中稱王稱霸,當你的孩子王。”

    “還稱王稱霸?我稱王八還差不多,我要是再回去嚇唬那些小屁孩,我媽不得把我打成王八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笑嘻嘻的湊到申大鵬旁邊,討好的幫著捶捶胳膊和肩膀,“再說了,我算個屁的混混頭子呀,我不得跟鵬哥混嘛,還得攢錢娶媳婦呢。”

    “行,你繼續為了娶媳婦努力吧。”申大鵬慵懶的躺在床上,心里琢磨著小舅的洋酒生意,也不知道馬克能不能幫忙把代理談下來,或者什么價格談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娶媳婦是沒希望了,我媽要拿我娶媳婦的錢救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?阿姨生病了?”申大鵬忽地坐起來,轉瞬又恢復正常理智,孫大炮子天天跟他在一起,他根本從沒聽到孫大炮子母親生病的消息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媽,我家的一個遠方親戚,老遠老遠的遠方親戚急等著錢救命,我媽也不知道啥意思,多少年不聯系的親戚,根本沒有啥感情,她倒好,說什么人家要是沒有錢,閨女就得給人當小三生孩子去,你說這跟我有啥關系?”

    “什么當小三生孩子?賣閨女?”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,就聽我媽一說,說我那遠方堂姐是什么高材生,又是老師,誒對了,就在咱縣一中當老師,沒準你認識呢。”

    “我認識?”申大鵬腦海里第一時間映出了畫面。

    “孫穎?”

    “孫穎。”

    兩人幾乎同時說出了孫穎的名字,相比申大鵬的鎮定自若,孫大炮子驚訝的瞪大了眼睛,“不會這么巧吧?你真認識我那個不爭氣的遠方堂姐?”

    “什么叫不爭氣?”

    申大鵬怎么都想不到,孫穎居然是孫大炮子的堂姐,一個是長相可人的高材生,一個是棚戶區出身的小混混,根本沒辦法往一起聯系,而且孫大炮子的模樣跟孫穎比起來……難道是基因突變了?

    “不蒸饅頭爭口氣,咱是窮人,但窮也得窮的有骨氣,對吧?當初我聽黃毛說起孫穎的事,我還回去跟我媽當笑話說呢,沒成想,是我自家讓別人看了笑話,好好的高中老師不當,為了點錢就給別人當小三、生兒子去,咋想的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,反正你也沒媳婦,你娶媳婦的錢還不能應急救命?你是不想幫忙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想幫她,不管再遠的親戚,畢竟有血緣關系,血濃于水嘛,我只是氣不過她給一個中年老男人當小三,丟人都丟到份上了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越說越氣,拳頭狠狠砸在了木質的床頭,砰的一聲脆響,黝黑的皮膚都能清晰看到紫紅色淤青,足可見力道之大,“臭不要臉的玩意,以為自己有幾個臭錢就了不起,別讓我碰到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碰到了你還想干什么?打他?那你跟以前有什么區別,聽我一句,能幫就幫,不想幫也沒人強求你,對吧?但是不能總想著打打殺殺,沒有意義。”

    “鈴鈴!!”

    申大鵬正說著,孫大炮子的手機響了,“喂,我是,啥事?什么?有人敢在咱們場子鬧事?正好我在酒店呢,等我這就過去……”

    “有人鬧事?是酒吧還是KTV?”見孫大炮子掛了電話,申大鵬幽幽起身,準備一起過去看看情況。

    “KTV包房,有個人喝多了非得讓服務員陪著喝酒,喝了酒還要把人帶出去過夜,這不是耍流氓嘛,什么東西。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把電話往兜里一塞,瀟灑大步往外走,見申大鵬要跟著一起去,連忙擺擺手,“鵬哥,你不用跟著去,都是小事,醉鬼而已,幾句話就嚇唬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去就是代表酒店,不準惹事。”

    申大鵬坐下后又站起身,他還是放心不下孫大炮子沖動的性格,“我還是跟你一起去吧,我也想看看,縣里還有哪個社會大哥敢頂風作案。”

    酒店十二樓,通往KTV包房的電梯門剛打開,申大鵬和孫大炮子還沒等出來,就看到門口好幾個保安和服務員一臉焦急的候著。

    “炮哥。”

    “孫經理。”

    保安和服務員都認識孫大炮子,與申大鵬并不熟悉,個個跟孫大炮子打招呼,卻沒理會一旁的申大鵬,以為只是個小馬仔。

    “鵬哥。”

    人群中,只有其中一個剛剛給孫大炮子打電話的張曉認識申大鵬,小聲打了招呼。

    “現在什么情況?那家伙還在鬧呢?哪個包房?”孫大炮子擼胳膊挽袖子,又恢復到了他混混時候的痞氣勁頭。

    “999包房,還在里面耍酒瘋呢,砸了不少東西。”一名保安上前回話,額頭處還有一塊明顯的淤青。

    “還動手打人了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

    保安被孫大炮子響亮的聲音嚇得一哆嗦,不知該怎么回答,如實承認被打,怕孫經理發火把事情鬧大,不承認心里又覺得憋屈,最后只能輕點了點頭,不過還是小聲勸導,“孫經理,那人是市里的,看樣子挺厲害的。”

    “市里又怎么了,省里的人也得講道理呀,到別人家隨便打人鬧事,管他黑道白道的,在我孫大炮子這里不好使,999是吧?”

    孫大炮子大步流星來到999包房門口,用力推開包房門,嗨曲震耳欲聾。

    
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
捕鱼达人hd下载 幸运飞艇手机APP pk10最精准计划 云南快乐10分前三走势图 债券基金配资 台湾宾果28开奖记录直播 好运彩123456 炒股直播平台 山东群英会哪里买 宝利配资 深圳福彩双色球开奖时间 北京快乐8开奖app 四川金7乐电脑走势图 好彩1怎么玩 辽宁快乐12玩法介绍 深圳福彩走势图 22选5必中的方法